嘉兴学院校歌歌词(嘉兴学院校徽)

励,勤自勉、冰霜之操,为中华舍我其谁;学,倚南窗、墨羽藏锋,抒尽胸中块垒石;敦,水性淡、虚怀若谷,笃厚怀寝丘之志;行,望学术、半亩方塘,躬行方能铸辉煌。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然校长者,大师之大师也。何不克己慎行,与吾共瞻先生之风—— ...

励,勤自勉、冰霜之操,为中华舍我其谁;

学,倚南窗、墨羽藏锋,抒尽胸中块垒石;

敦,水性淡、虚怀若谷,笃厚怀寝丘之志;

行,望学术、半亩方塘,躬行方能铸辉煌。

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然校长者,大师之大师也。

何不克己慎行,与吾共瞻先生之风——

???

江谦:学不为民枉为儒

  “大哉一诚天下动,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千圣会归兮,集成于孔。下开万代旁万方兮,一趋兮同。踵海西上兮,江东;巍巍北极兮,金城之中。天开教泽兮,吾道无穷;吾愿无穷兮,如日方暾。”想必每一个南大学子都早已将这首慷慨雄壮的校歌铭记于心。这首南大校歌就是江谦校长作词,李叔同先生作曲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歌》, 2001年这首老校歌被定位南大校歌,传唱至今。

  江谦校长以不足百字的歌词不仅展现了自己深厚的文字功底,更清晰有力地传达了自己的教育理念,深刻地反映了他对历史文化的探究和对莘莘学子的殷切希望。

  江谦1876年出生于徽州婺源(今属江西省婺源县),幼年时就十分聪颖,为山长张謇所赏识。

  他秉持以理想为先,以精神教育为前提的理念,提出过许多颇有哲理的教育理念。他推崇知行合一、能耕能学,强调务实精神的重要性;他注重对学生的人格培养,增强学生的责任感和服务观念;他认为学生对自己之品性行为负修养之责任,对同学之品性行为负规劝之责任,对本校校风负巩固培养之责任。可以说,从江谦开始,南大的学风就有了深厚的历史渊源,成为我们现在学风建设的重要基础。

  可惜的是,江谦担任校长时由于过度操劳而积劳成疾,只当了三年校长就不得不离任休养。离任后,他并没有从此不问世事逍遥安逸,而是潜心研究佛学,关心国计民生。江谦教育救国的理念、为南高开创的局面、为中国教育事业作出的卓越贡献,都使他名垂青史,为后代敬仰。我们南大学子也定会秉承江谦校长的理念,将南大优良的学风传承下去。

???

罗家伦:奉命于危难之间

  1919年,罗家伦先生求学北大。当时北大教授胡适等人办起了《新青年》, 向封建意识形态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先进的思想就像火星霎时间点燃了罗家伦先生心中那把火。他以初生之犊不怕虎的精神,与傅斯年、杨振声等人创办了《新潮》,大力提倡白话文和学术思想解放,反抗传统礼教,主张"伦理革命"。

  几个月后,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消息传来,北京不再太平。5月4日那天,北京十几个学校的几千名学生举着横幅碾过北京城的大街小巷。罗家伦先生在那日清晨的宣言中所做出的呐喊“外争主权,内除国贼”从此响彻首都上空。

  二十多日后,他在廿三期的《每周评论》上以笔名“毅”发表了一篇《五四运动的精神》(五四运动该名词的首见),其中声明五四运动实在价值之所托,在乎三种关乎民族存亡之精神。第一,学生牺牲的精神;第二,社会制裁的精神;第三,民族自决的精神。不过二十三岁的青年,却能具有如此新的观念和崇高理想,实为大家。

  1931年,日军欺境,国难当头,国立中央大学亦处于“易长风波”的余波之中。罗家伦先生 “受任于动乱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出任国立中央大学的校长,实行改革。中央大学自此成为“民国第一学府”。他提出“六字”治校方略与“四字”学风,认为“欲谋中央大学之重建,必循‘安定’、‘充实’、‘发展’三时期以进。”而欲达之,则必须养成“诚、朴、雄、伟”四字之学风。至今,此四字仍是南大校训。

  1937年,侵华战线拉到南京。在日军的炮火之中,罗家伦先生决意西迁中大至渝。其实罗家伦先生自1932年8月就任以来,一直默察时局,预见到中日必战,南京必沦陷!所以,早在1935年冀东事变之前,他就开始为学校内迁做准备。在西迁中,他们把所有的财物一律带走,至渝后,他们在经济困难和战火的硝烟中,依旧安心办学,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忆起那一段蒙尘的民国遗风,避不开四月天里的林徽因,也绕不过华丽的袍下的张爱玲。在才情雅韵的背后,总有一股自强不息的气节。而这气节,应当属于罗家伦先生这样的一代人。

???

匡亚明:傲雪青松,化雨春风

  南京三月的春风中,“匡亚明学院”五个金色的大字在阳光下闪烁着。那一幢矗立着的青灰色的建筑,似乎在向路过的人诉说着这位老校长一生的传奇。

  ▼ 革命生涯光辉灿烂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白色恐怖下,匡老坚守宣传阵线,先后四次被捕,历经国民党反动派严刑拷打,从未屈服;日寇进犯时,他不惧战火硝烟,作为《大众日报》的第一位总编辑,他慨然执笔,宣扬战斗的热情与必胜的信念。历任共青团无锡中心县委书记,上海总工会秘书长兼宣传部长,中共中央社会部政治研究室副主任等职,他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 结缘南大硕果累累

  吾师之师,吾校之风。1955年9月3日,匡老在吉林大学1955—1956学年典礼上发表讲话,提出社会主义大学要培养和形成“四种空气”,即强烈的政治空气、浓厚的学术空气、严肃的文明空气、活泼的文娱体育空气。1963年,他将 “四种空气”的校风建设引进南京大学。经四十余载传延发展所形成的“严谨求实,勤奋创新”的校风,已融入历届南大人的血脉。

  匡老还是新中国倡导通识教育的第一人。早在1965年,他就在南京大学政治系进行试点,开展以打通“文史哲”、创办“大文科”为主要内容的通识教育。随后又创立基础学科教学强化部(即匡亚明学院的前身),以培养具有大理科特色的基础学科及其交叉学科后备研究型精英人才。这种打通专业、鼓励跨学科交叉培养的教育理念高瞻远瞩,也为其他高校所效仿——2001年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第293卷上,专门提到:“北京大学在改进本科科学教学努力中极大地借鉴了另一所顶尖大学南京大学的教改经验,南京大学在1989年成立了强化部,给优秀学生在基础研究方面更深的基础,同时鼓励学科间的交叉和互相影响。”

  ▼ 笔耕不辍流芳后世

  除了在高等教育工作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匡老还是一位杰出的学者。1986年,已至耄耋之年的匡老主动请缨,提出创办“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并编撰《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对从孔夫子到孙中山共200多位中国思想家进行系统评述、总结,以继承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的珍贵遗产,并率先亲自撰著《孔子评传》。匡老在编至五十多部时不幸身故,他燃尽生命最后的光与热,点亮了文化长廊上的一盏火炬,照耀着后来人的道路。

  在过去的115年里,南京大学的历任校长身体力行,

  用他们的坚毅、自律、独立,为我们诠释了南大的校训,更促成了南大淳朴的学风建设。

  再回首,我只想借范仲淹之口赞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南京大学学生会-

文 / 南京大学学生会事业部

图 / 来源于网络

美编 / 心语 责编 / 图图